蠻闖禁區“驢友”失聯探險有無邊界?——四川黑竹溝“驢友”失聯25天的等待和反思
  新華網成都9月15日電(記者吳光於)“群主還沒有消息嗎?”QQ群“宇宙禁區探險”的建立者“埋骨人”已經失聯25天,群友還在焦急地等待他平安歸來消息。
  8月16日,5名通過QQ群相約、之前素未謀面的“驢友”齊聚四川峨邊彞族自治縣的黑竹溝,在準備不足、無專業設備、缺乏經驗和能力的情況下,違規擅闖黑竹溝未開放地區探險。他們出發4天后,隊伍走散,其中兩人沿原路返回了出發地。其他人雖經當地組織的搜尋,至今杳無音信。
  事件回顧:網上下載地圖不對,無GPS等專業裝備
  “最深度,最原始,最瘋狂,最恐怖的探險,你敢去嗎?深度探險8至15天,期待勇者報名。”7月20日,“埋骨人”在群中發出一則公告,很快便得到4名網友的響應。
  日前,這次探險活動中的一名脫險者夏龍(化名)回憶了這段難忘的旅程。
  8月16日,5名探險者齊聚黑竹溝,開始探險之旅。作為群主和活動發起人,“埋骨人”成為隊長。5位探險者並未裝備GPS和衛星電話。壓縮餅干是主要的乾糧。
  黑竹溝內風光綺麗,空氣清新,可出發後不久,大家便發現網上下載的地圖完全不對,只能憑著感覺走。8月20日下午,5人開始穿越一片茂密的箭竹林。夏龍和一名同伴在前面開路,可遲遲不見其他3人跟上來。
  “他們在竹林不出來,我也不想再進去了,那裡沒有路,很壓抑,我感覺有死亡的氣息。”夏龍說,“他們一直沒有出來,我和同伴商議走自己的路。”
  兩天后,兩人一起走出了黑竹溝。夏龍告訴記者,失散時,其他3人還有5天的乾糧。直到8月26日仍未聯繫上失散的隊友,兩位脫險者意識到同伴的乾糧可能不夠,於是決定報警。
  警鐘再鳴:“沒有十足把握和準備我們可不可以不‘勇敢’?”
  隨著失聯時間一天天增加,3位“驢友”的行蹤引起高度關註,同時也再一次引發關於探險活動究竟該如何進行的熱議。
  徒步穿越、探洞、漂流、登山……近年來,越來越多刺激的活動不斷挑動著“驢友”的神經。因缺乏經驗和能力擅闖禁區,被困山野的事件也層出不窮。記者在互聯網上粗略搜索發現,今年8月以來,全國已發生近十起出動警方搜尋“驢友”被困事件。
  “既然是戶外活動,就應該具備起碼的野外生存知識,經過訓練,有專業的設備,那才叫探險,愚蠢地蠻幹是送死。”一名網友在“新華社發佈”手機客戶端上評價說。
  “對於探險愛好者來說,越神秘、越原始,就越有魅力。”成都的資深“老驢”、四川大學體育工作委員會教師姚曦說。黑竹溝大部分地區還處於原始、未開發的狀態,溝內山高無路,溝壑縱橫,氣候變化莫測,特有的地磁現象往往導致指南針失靈。正是這樣的神秘吸引了前來一探究竟的“埋骨人”一行。
  姚曦說:“制定詳細的計劃,具備起碼的自救能力,謹慎行動才是對自己和他人負責。如果面對陌生的環境沒有十足的把握,我們可不可以不‘勇敢’?”
  約束之缺:多一些法律責任 少一些“說走就走”
  峨邊彞族自治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夏松清表示,黑竹溝面向游人開放的景區面積不到總面積十分之一,按照景區管委會的規定,游人要進入未開放地區探險,須向管委會申報備案,並聘請專業嚮導。然而,不按規定擅闖黑竹溝的情況屢有發生,去年當地還出動上百人搜尋兩名迷路的山東“驢友”。
  記者發現,近年來發生的“驢友”失聯事件大多數與黑竹溝事件類似,往往是因為當事人不遵守有關規定,擅闖禁區造成。
  “有規定不遵守,歸根結底是由於人們無需為違法違規行為承擔法律後果,因此規定失去了約束力。”四川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傑說。
  他指出,“驢友”因自己的過錯陷入險境,導致國家不得不動用大量公共資源來營救。獲救後的“驢友”往往只接受批評教育,無需受到任何處罰。現有體制下,營救造成的開支都由國家承擔,這往往造成人們在預測自己的違規行為的法律後果時有恃無恐。
  劉傑表示,如果能從立法上明確擅闖禁區的法律責任,將對規範探險活動起到積極的作用。“如果因個人過錯導致身陷險境,帶來的搜尋支出都由個人承擔,人們就不會輕易說走就走。”
創作者介紹

tiffany

ft27ftfg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